1. <cite id="uof64"></cite>
      1. <rp id="uof64"></rp><rp id="uof64"></rp>

          资讯中心

          INFORMATION CENTER

          杨殷工人运动思想对大革命及土地革命的影响

          发表时间:2020-11-02 作者:春园学堂 公众号 浏览次数:871

          Abstract:Yang Yin was an early leader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and an outstanding leader of labor movement in China. Yang Yin proposed that we couldn’t sit and watch the imperialist invasion and oppression. He participated in preparation of the CPC's Third National Congress and successfully planned and launched the Canton-Hong Kong Stride in 1925. He insisted on fighting for Soviet slogans left behind by the martyrs. He participated in leadership of the Guangzhou Uprising in 1927. Yang Yin proposed some opinions such as the militarization of the Party members, and absorbed some new achievements  of Mao Testung Thought. He promote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Red Army and establishment of the revolutionary bases all over the country. Yang Yin was a famous proletariat revolutionist who came from Guangdong Province. He owned the outstanding achievements in the Chinese working-class movement and armed struggles.

          杨殷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中国工人运动的卓越领导人。杨殷提出对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不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理,参与筹备中共三大,成功策划发动省港大罢工。他提出为先烈遗留的苏维埃口号而奋斗,参与领导著名的广州起义。他提出要有日常的工作计划去实现党员军事化等一系列思想,吸收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成果,推动红军队伍的壮大和各地革命根据地的建立。杨殷是广东走出的著名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中国工人运动和武装斗争的发展做出卓越贡献。

           

          一、对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不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理

          杨殷提出孙中山的遗志就是要打倒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封建军阀,对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不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理。他参与领导省港大罢工。这是广东革命史上的伟大斗争,在世界工运史上有着重要影响。

          杨殷是广东香山县(今中山)翠亨村人,与孙中山是同乡,其故居与孙中山故居毗邻。杨殷早年受到孙中山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宣统二年(1910年),他到广州圣心书院(今广州市第三中学)学习。次年,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参加辛亥革命。

          1917年,杨殷任大元帅府参军处副官,兼孙中山卫队副官,参加孙中山领导的护法运动。1922年,杨殷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他受中共组织委派,与冯菊坡、王寒烬等到苏联参观学习。同年,杨殷妻子李庆梅去世。

          1923年夏,杨殷从苏联回到广州,与杨匏安、杨章甫等一起筹备中共三大。杨殷、杨匏安、杨章甫等人均为香山杨氏家族,被誉为革命三杨。6月,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确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统一战线政策,加强党的建设。

          革命三杨的杨殷、杨匏安、杨章甫作为中共三大的主要筹备人,负责大会召开的各项后勤和保卫工作。三杨租赁东山的瓦窑后街31号(今越秀区恤孤院路3号)作为大会会场,新河浦路24号春园、庙前西街38号作为部分代表住宿处。庙前西街38号后为毛泽东旧居。1925至1926年间,毛泽东再次来广州推动国共合作,历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农民运动讲习所所长时在此居住。

          中共三大后,杨殷在石井兵工厂和广三、广九、粤汉铁路开展工人运动,建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会基层组织。1924年5月,广州工代会成立,刘尔崧任主席,杨殷任顾问。

          1925年1月,杨殷出席在上海召开的中共四大。会上,杨殷在会上介绍广东工人运动的情况,积极支持统一战线方针。

          杨殷是中共四大代表。1月,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致陈乔年、王若飞、王一飞、罗亦农信说:“第四次全国大会,粤区由谭平山及命葵二人代表出席。恩来亦去代表留法组。我本也想去,但国际及区委均反对。我在粤区任秘书及组织部、宣传委员会(宣传部及委员长系恩来)三项工作。”[1]案命葵即杨殷,字孟揆,亦作命葵。谭平山、杨殷代表广东区委出席中共四大,周恩来代表留法组出席。

          5月,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英国捕头(督察)爱伏生(Edward Everson)悍然下令开枪射杀参加游行示威的中国学生和工人群众,杀害13人,多人重伤,逮捕150余人,制造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惨案发生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反对帝国主义、收回租界利权的五卅运动在全国兴起。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总巡(警务处长)麦高云(Kenneth McEuen)、捕头爱伏生被免职。

          为响应五卅运动,中国共产党领导开展省港大罢工。6月,中共中央广东临时委员会、广东区委指派邓中夏、杨殷、黄平、杨匏安、苏兆征等组成党团,到香港领导开展省港大罢工。

          杨殷凭借在省港两地有广泛的社会关系,发动起落货工人等基层工会群众,争取洪门、三合会的群众,周密组织部署,直接推动省港大罢工的爆发。李立三在《杨殷同志传略》说:“1925年中国历史上最有名之香港大罢工,杨殷同志为一有力的组织者与领袖。在罢工发动前,他和苏兆征、邓中夏同志三人在香港筹划与布置一切。而联络各派工会一致参加罢工,杨殷同志更尽了最大的努力。香港起落货工人帮口界限最深,但以杨殷同志之努力,使各帮工人在民族义愤之前面抛弃私嫌,一致联合起来,他在起落货工人中有极大的信仰。”[2]

          杨殷有着灵活的特有才干,极会摸清工人心思。省港大罢工五虎将之一罗珠回忆杨殷说:“省港大罢工中他利用自己关系多、情况熟悉、长相又和买办阶级人物差不多,不易被人注意,还有他的灵活等特有才干,经常变换衣服,带一夹层木箱装着手枪文件,来往于香港、澳门、广州。他负责汇报香港情况及传达广东区委对罢工运动指示等。他和工人群众关系很好,极会摸清工人心思。”[3]

          杨殷提出孙中山的遗志就是要打倒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封建军阀。杨匏安在组织香港工人罢工前讲话说:“孙中山的遗志就是要实现革命的三民主义,就是要打倒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封建军阀。现在帝国主义在上海杀害我国同胞,我们不能坐着等待别人宰杀,要起来以罢工作武器反抗帝国主义。”[4]他在罢工斗争中重视宣传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方针。

          对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不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理。杨殷说:“帝国主义者已联合向我们中国人民进攻了,他们在全国各地疯狂地屠杀我国人民,我们实在再不能忍受了。番鬼佬侵略和压迫我们,还在我们的国土上开枪打死我们中国人,难道我们还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理吗?”[5]

          只有搬掉封建制度这块大石头,才能出头。杨殷鼓舞包括广大妇女在内中国的男女老少起来反对封建军阀。他对一位华侨年轻的遗孀李少棠说:“二姑,你的生辰八字不好,难道全国二万万妇女的生辰八字都不好吗?在中国像你这样的妇女,又何止千千万万!其实妇女们的悲惨命运不是生辰八字注定,而是封建制度所造成。”他说:“不单只妇女,整个中国的男女老少,除了那些有钱有势的家伙外,都受封建制度的残害。这东西就像大石头一样,压得我们透不过气来。只有搬掉它,我们才能出头!”[6]

          杨殷着手解决罢工的一些具体问题。香港一些工会领导人提出,罢工后工人回到广州,伙食、住宿怎样解决?香港当局封锁交通,怎样离港?经中华全国总工会秘书长邓中夏等协调,由广东革命政府安排工人食宿,消除工人的顾虑。对于封锁交通,万一铁路交通被封锁,工人就坐船,坐汽车或步行回深圳、宝安等地,再到广州。如果全部交通都被封锁,工人就起来暴动进行抗议。经过认真解释和协调,香港各工会领导人勉强通过同时罢工。

          中国共产党进一步推动省港大罢工的发动。由于香港各工会领导人勉强同意同时罢工,以此契机,杨殷提出:“由我们直接影响的海员、电车、华洋排字、洋务等各工会先罢工、造成声势,以推动其他各行业工人总罢工。”[7]共产党党团开会决定,立即发动省港大罢工。邓中夏在《中国职工运动简史(1919—1926)》说:“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当晚共产党党团开会决定,首先由我们指挥的各工会(海员、电车、华洋排字、洋务等工会)先行罢工,再来逼迫黄色工会罢工。”[8]接着,各行业工会工人相继参与。6月,在中国共产党人的大力推动下,省港大罢工遂全面发动。

          7月,省港罢工委员会在广州成立,苏兆征任委员长,并组建省港大罢工工人纠察队。在罢工过程中,邓中夏还提出实行单独对英的策略,实行外国货物进出港的许可证制度,促进罢工深入发展。刘尔崧、杨殷等领导广州工代会,积极推动组建工人纠察队。后于1926年4月,广州工人纠察队成立,周文雍任总队长。

          1926年起,杨殷担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监委书记。中共广东区委监委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地方纪检机关,杨殷也是最早一批纪检干部。

          省港大罢工一直到1926年10月结束,历时一年四个月,是当时世界工运史上一次最要的罢工。它给英国帝国主义予以沉重打击,封锁香港,促使香港总督司徒拔(Reginald Stubbs)辞职,巩固广东革命政府,支援国共合作的北伐战争的爆发,取得重要胜利。

           

          二、为先烈遗留的苏维埃口号而奋斗

          杨殷是广州起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他依托陈李济药厂为掩护,积极策划广州起义。他组织工人赤卫队参加起义,推动建立苏维埃政权。广州起义失败后,杨殷提出为先烈遗留给我们的苏维埃口号而奋斗,体现他毫不动摇、铁骨铮铮的斗争精神。

          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积极领导土地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的统治。1927年8月,八七会议后,中共中央决定张太雷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筹备发动广州起义。同月,杨殷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后兼任省工委书记。

          杨殷与陈李济药厂少东家陈少泉结下深厚友谊。早在大革命时期,杨殷在陈李济药厂开展工运活动,宣传革命思想。陈李济药厂建立工会,并加入广州工代会。陈少泉接受工人提出的改善生活待遇等要求,并签署劳资合同。

          杨殷向陈少泉宣传妇女解放的思想,陈少泉收潘佩贞为养女。广州起义后,杨殷与潘佩贞结婚,杨殷被亲切称为陈李济的女婿。杨殷对潘佩贞回忆说:“为此,我常到陈少泉家宣传革命道理。有一天,我到陈家,你也知道。我发觉你是陈家的婢女,于是对陈少泉讲有关妇女解放的道理。陈少泉认为我宣传内容有道理,说我年轻有为,待我很好。他接受我的建议,将你改为养女,像亲生女一样看待,不作婢女使唤,甚至还送你读书,使你现在有文化。你从此把我作为救命恩人,非常敬重我。”[9]

          为了筹备广州起义,杨殷选择在陈李济药厂作为活动点。12月7日,在永汉路(现北京路)陈李济陈少泉的杂货铺二楼召开工农兵代表会议,讨论选举苏维埃执行委员会问题。

          12月11日,张太雷、叶剑英、叶挺等领导的广州起义爆发,杨殷参与起义的领导工作,负责总指挥部参谋团。杨殷曾任广州工代会顾问,参与领导创建广州工人纠察队,后改称广州赤卫队。在广州起义的枪声打响后,杨殷与周文雍等率领广州工人赤卫队进行战斗。起义军占领广州市公安局,广州苏维埃政府在此宣告成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苏兆征任主席(未到任),张太雷任代主席,叶挺任红军总指挥,叶剑英任副总指挥,杨殷任肃反委员会主席。

          广州起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反抗国民党统治的三大起义之一,建立第一个城市苏维埃政权,是一次伟大尝试。杨殷是广州起义的领导人之一,与周文雍等领导工人赤卫队参加起义,发挥重要作用。

          士兵与工人赤卫队会合攻占公安局,各路工友分将广州城内各区攻下,在广州起义中发挥积极作用。1928年12月,杨殷在《斗争中的回忆》说:“进攻公安局是分两路的,当时保安队死力抵抗。总队长李某亲自指挥,卒因工友猛烈进攻,将队长李某击毙。所驻的大队保安队不敢抵抗,都被缴械。其时,各路工友已分将城内各区攻下,其余兵工厂、电话局、电报局、政治分会、财政厅及市各机关亦相继占领。西关七、九、十等区,亦于同日下午一时占领。所余者惟四军军部、太平沙贮藏军械处、潮州会馆、二十六师师部数处斗争最烈,亦为以上数处,而尤以四军部为烈。”[10]案被击毙的保安队长为李作明,四军军部在长堤肇庆会馆。

          杨殷提出为先烈遗留的苏维埃口号而奋斗。他在《斗争中的回忆》说:“我们回想被惨杀情形,固然哀痛,然而已经到了我们不杀敌人,敌人亦天天向我们屠杀,现在只有更努力准备我们的力量,为被难的工友农友士兵复仇。为先烈遗留给我们的苏维埃口号而奋斗!铲除豪绅地主买办资产阶级军阀帝国主义的统治而建立我们的政权。”[11]

          由于国民党第2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指挥第4军长黄琪翔等部的反扑,敌众我寡,起义军遭到镇压。12月12日,广州苏维埃政府代主席张太雷牺牲。12月13日,起义军余部被迫撤出广州,在花县(今广州花都区)组成第4军,叶镛任军长,袁国平任党代表。

          广州起义失败后,杨殷掩护在陈李济筛药车间,装扮成筛药工人,躲过了敌人的搜捕。杨殷对潘佩贞回忆说:“陈李济药厂职工对我十分关心爱护,主动为我放哨,传送情报,做交通联络。有一天,叛徒跟踪我,幸好该厂药工李伯掩护我,使我摆脱叛徒的追捕。我马上在厂内化装为该厂筛药工人,打扮成全身药粉尘沾着汗水,令反动派、叛徒找不出破绽,从而在极其危险情况下脱离恶劣环境。因此,陈李济药厂的老板陈少泉和李伯等职工是我的救命恩人。”[12]

          1928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立三在香港主持召开中共广东省委会议,通过《中共广东省委关于广州暴动问题决议案》,对广州起义领导人进行过分的惩办,黄平、周文雍、陈郁、杨殷、恽代英等被开除省委常委,吴毅被开除省委候补委员,黄平被开除广州市委书记等职务,叶挺被处以留党察看6个月,黄平被处以留党察看3个月等处分。同月,杨殷与陈少泉的养女潘佩贞在香港结婚。不久,杨殷与彭湃等来到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工作。

          中共中央纠正过分惩办的错误。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恩来在香港主持召开省委扩大会议,宣布原来处分的决定无效,取消对叶挺的处分,重新选举杨殷、恽代英、陈郁、吴毅等为中共广东省委委员职务,杨殷、恽代英、陈郁等相继担任省委常委。

           

          三、要有日常的工作计划去实现党员军事化

          土地革命时期,杨殷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事部长等职,他提出要有日常的工作计划去实现党员军事化等思想,吸收毛泽东提出的游击战争战略战术,在实践中推广朱毛经验,支持主力红军建立和各地革命根据地创建。

          1928年6至7月,中共六大在苏联莫斯科召开,杨殷出席大会。中共六大肯定广州起义开启中国革命的苏维埃阶段。在大会总结大革命失败的教训时,杨殷提出:“中国革命政权问题必定要看重军事势力。”他说:“军事成分占90%。而解决土地问题,又要求政权问题的解决。”[13]

          7月,在党的六届一中全会上,杨殷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候补常委,并任中共中央军事部部长。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增补杨殷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他与周恩来等一起,研究策划部署各地的土地革命和红军创建。

          杨殷十分注重家风建设,再三叮嘱注意读书,用钱要省,与人来往要谨慎。1928年,他写信给女儿杨爱兰说:“你在目前各科中,除文字工作外,当注意英文、历史、算学,尤其重要的是英文。”又说:“你年纪已长,各事都不能像从前那样。除读书外,各事不必沾染,打牌、闲游、看戏等,尤万不可做。用钱要省,须知留得一文钱,亦可于无钱时应用。切不可为了要面子,就可多用几块钱,青年人最要不得的事情。穿衣尤须朴实,与人来往要谨慎。”[14]

          1929年2月,杨殷参与起草《中央通告第二十九号——关于党员军事化》的通告,经周恩来修改后下发。通告强调军事工作对整个革命斗争的重要意义,要求各地党组织开始实行有系统的军事政治组织和军事技术的工作,实现党员军事化。

          吸收广州起义的经验,党员要会使用武器,才能够很好指挥军事斗争。杨殷起草的《中央通告第二十九号——关于党员军事化》说:“据广东暴动的经验,不但广大群众不会使用武器,就是多数党员也同样的不会使用武器。这样一来,自然党员不能够很好的指挥暴动的军事行动,不能利用暴动一切有利的条件战胜敌人,不能使暴动充分艺术化。”[15]

          要有日常的工作计划去实现党员军事化。《中央通告第二十九号——关于党员军事化》说:“各地党部应与党夺取工农群众的中心工作同时,开始实行有系统的军事政治组织和军事技术的工作。最重要的是要有日常的工作计划去实现党员军事化的口号。”[16]

          杨殷对毛泽东、朱德领导红四军转战赣南、闽西,创建中央革命根据地给予积极支持。他积极协助周恩来把红四军开展游击战争的经验向其他根据地推广,推动红军队伍的发展壮大。

          2月,中共中央发出给红四军前委的指示信。4月,红四军前委收到中央来信,毛泽东起草《红军第四军前委给中央的信》的回信。毛泽东在信中说:“中央此信对客观形势及主观力量的估计都太悲观了。”

          愈是恶劣环境,部队愈是集中。毛泽东在信中说:“中央要求我们将队伍分得很小,散向农村中,朱、毛离开大的队伍,隐匿大的目标,目的在保存红军和发动群众,这是一种理想。以连或营为单位单独行动,分散在农村中,用游击的战术发动群众,避免目标,我们从前年冬天就计划起,而且多次实行都是失败的。”又说:“愈是恶劣环境,部队愈须集中,领导者愈须坚强奋斗,方能应付敌人。只有在好的环境里才好分兵游击,领导者也不如在恶劣环境时刻不能离。此次离开井冈山向赣南闽西,因为我们部队是集中的,领导机关(前委)和负责人(朱、毛)的态度是坚决奋斗的,所以不但敌人无奈我何,而且敌人的损失大于他们的胜利,我们的胜利则大于我们的损失。”[17]

          毛泽东提出游击战争的战术是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他在信中说:“我们用的战术就是游击的战术,大要说来是: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固定区域的割据,用波浪式的推进政策。强敌跟追,用盘旋式的打圈子政策。很短的时间,很好的方法,发动群众。这种战术正如打网,要随时打开,又要随时收拢,打开以争取群众,收拢以应付敌人。”[18]

          毛泽东提出的游击战争战略战术是对党员军事化的进一步完善。杨殷十分重视推广朱毛经验,参与组织派遣干部到各地开展武装斗争。6月,中共中央军事部、中央组织部派邓小平、张云逸到广西领导百色起义,派徐向前等到鄂东北领导创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

          8月,由于中央军委秘书白鑫叛变,杨殷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江苏省委军委书记彭湃,江苏省委军委秘书颜昌颐,江苏省委军委科员邢士贞,上海总工会纠察队副总指挥张际春等人在上海被捕。

          杨殷与彭湃在狱中秘密写了两封信,通过秘密渠道呈报中共中央。其一署揆、安给顺业,说:“(一)尽量设法做到五人通免死刑。(二)上条不能做到,则只好牺牲没有办法之安、揆二人,而设法脱免余无口供之三人。”又说:“际春对过去事已供出,惟不承认现在有工作。”[19]案安指彭湃,化名王子安,揆指杨殷。其二写于就义前,署孟揆、梦给冠生,说:“我等此次被白害,已是无法挽救。张、梦、孟都公开承认,并尽力扩大宣传。”[20]案白指白鑫,后于11月11日被击毙。张指张际春,后于1932年获释。梦指彭湃。孟指杨殷。

          8月30日,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等四位烈士在上海龙华英勇牺牲。就义前,杨殷坦然说:“朝闻道,夕死可矣!”

          8月31日,中共中央发出《反对国民党屠杀工农领袖宣言》,高度评价说:“杨殷同志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广东省港大罢工的领导者,是广东铁路工人的领袖。”

          周恩来高度赞扬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等是革命领袖,照耀在千万群众的心中。9月,他在《彭杨颜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说:“的确,彭、杨、颜、邢四烈士的牺牲是中国革命、中国党之很大的损失!革命的领袖是积了无数次的斗争与战绩,从广大的群众中涌现而锻炼出来的。敌人可以在几分钟内毁灭了我们革命的领袖,我们却不能在几分钟内锻炼出我们新的领袖。”又说:“所以我们在死难的烈士前面,不需要流泪的悲哀,而需要更痛切更坚决地继续着死难烈士的遗志,踏着死难烈士的血迹,一直向前努力,一直向前斗争!”[21]

          杨殷是从广东中山故里走出来的革命家,也是孙中山身边走出来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的工人运动思想和实践,是伟大的中国民主革命的宝贵财富。杨殷依托陈李济药厂,积极投身革命斗争的英勇事迹,成为广东企业红色文化的一段佳话。

           

          [1]陈延年:《陈延年致乔年、若飞、一飞、罗觉同志信——索取学习资料,国内需要人材和广东工农运动情况》,《广东省革命历史文件汇集(1925年)》(一),中央档案馆、广东省档案馆1982年出版,第10页。

          [2]李明(李立三):《杨殷同志传略》,《烈士传》,苏南新华书店1949年版,第251-252页。

          [3]罗珠:《回忆省港大罢工诸事》,《广东文史资料存稿选编》第3卷,广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52页。

          [4]何锦洲:《杨殷传》,中山市社会科学联合会1993年编印,第32页。

          [5]郭昉凌:《杨殷传》,广东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34页。

          [6]何锦洲:《杨殷传》,中山市社会科学联合会1993年编印,第32页。

          [7]何锦洲:《杨殷传》,中山市社会科学联合会1993年编印,第38页。

          [8]邓中夏:《中国职工运动简史(1919—1926)》,《邓中夏文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612页。

          [9]何锦洲:《杨殷传》,中山市社会科学联合会1993年编印,第92-93页。

          [10]杨殷:《斗争中的回忆》,《红旗》1928年第3期。

          [11]杨殷:《斗争中的回忆》,《红旗》1928年第3期。

          [12]何锦洲:《杨殷传》,中山市社会科学联合会1993年编印,第94页。

          [13]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纪念党的早期领导人杨殷同志》,《人民日报》2012年8月13日。

          [14]杨殷:《致女儿杨爱兰书》,广州博物馆藏。

          [15]中共中央:《中央通告第二十九号——关于党员军事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5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0年版,第39-40页。

          [16]中共中央:《中央通告第二十九号——关于党员军事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5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0年版,第42-43页。

          [17]毛泽东:《红军第四军前委给中央的信》,《毛泽东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54、55-56页。

          [18]毛泽东:《红军第四军前委给中央的信》,《毛泽东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56页。

          [19]杨殷、彭湃:《给顺业》,《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346页。

          [20]杨殷、彭湃:《给冠生》,《彭湃文集》,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348页。

          [21]周恩来:《彭杨颜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周恩来选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7页。

          湖北快三规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